当前位置: 学分网 > 话题作文 >

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

小编: 周同学

在现实生活或工作学习中,大家总免不了要接触或使用作文吧。特别是其中的话题作文,更是常见,话题作文的主题不必从材料中提炼,而是从话题引发出来的,材料的作用在于阐发话题,启发学生作文思路,就材料本身而言,既可以运用到写作中,也可以不加采用。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

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一

按理说,“我想上学”这句话应该出自无法上学的儿童之口,为什么我会说出来呢?这要从一只蝙蝠说起……由于一只蝙蝠的死亡导致了全国乃至全球的一次瘟疫风暴。于是,老师集体当主播,学生全体被停课,家长在家无所事事,全国陷入了“失业风波”的恐慌之中。

但是,尽管停课,我们每天都在“洋葱学院”、“钉钉”、“微信”等APP中奔波,忙得焦头烂额。起初,我们还怀着一丝好奇,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:

后来,就成了这样:

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,都已经被网课逼疯了。这样上课,对眼睛有巨大伤害。但没办法,只能命令疲劳的眼睛继续坚持。曾经的信息课、音乐课、美术课、乒乓球课本来就是少之又少,现在却不复存在。密密麻麻的时间表像一座大山似的压在背上喘不过气来。于是,就出现了有规律的一天:早上起床,让自己早读的声音,孤独地回想在房间里;上午下午上网课,课间休息写作业,还未写完接着上网课,晚上写随笔。

有时我会发呆,前途一片迷茫,不知疫情何时才结束。为了让生活更有趣,在把数学整本书学完后,我又开始学习物理,但还是没有校园生活好。我甚至怀念起了学校的每一棵树,每一面墙,每一朵花,每一只虫子……

古来万事皆如此,拥有时不知道珍惜,失去了再怀念。现在我是多么希望开学啊!如果能够选择,我一定要回到学校:我想上学!

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二

我的爸爸是个“大网虫”,他很喜欢上网查看新闻和娱乐,还特别喜欢在网上玩游戏。有的时候他为了上网,饭都顾不上吃,觉也顾不上睡,还经常玩得自言自语或是哈哈大笑。有时也会闹出一些笑话…

爸爸每天下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开电脑。可是,有一天电脑坏了,爸爸急得像热狗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。后来,爸爸只能把电脑搬去维修,着急的爸爸本来想在那里等着修好电脑就搬回家的,但是修电脑的店主说:“您先回去吧,我们修好了就会打电话给您的。”爸爸只好先回家等待…

晚上快要到十二点了,爸爸还没有睡觉,突然,一阵电话声把我吵醒了,原来是电脑修好了,维修员把电脑送到家里来。疲倦的爸爸高兴得还想上网,可是,爸爸的上眼皮和下眼皮打起架来,没办法,爸爸只好和电脑说“拜拜”,乖乖的去睡觉了。

唉!

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三

我教爷爷上网作文

我爷爷很喜欢看报纸,一有空便做在家里关心国家大事,以至于家里东一张西一张到处是报纸。为此,他没少挨奶奶的“训斥”。

自从我上了电脑课后,发现网上看新闻特别方便。我就想:我要是教会爷爷上网看新闻,这样爷爷奶奶的烦恼岂不都没有了?我也可以在爷爷面前当一回小老师,让他知道一下宝贝孙女的厉害。

我把爷爷拉到电脑前,对他说了一大堆电脑的'好处,说得爷爷动了心——因为他实在受不了奶奶的唠叨!

我先教爷爷开机和关机,然后又教他上网搜索新闻。当我一股脑儿地讲完操作程序后,爷爷眨巴着眼睛说:“哎呀,我的孙老师,你讲得太快了!听不懂!你讲慢一点嘛!”

看着爷爷那近乎祈求的样子,我心想:我真是太急了,平时,老师们给我们讲课不都是一步一步来的吗?于是,我又耐心地讲了两遍操作步骤,爷爷听得可认真了!他一边听一边用笔记下来。两遍讲下来,爷爷终于掌握了上网搜索的要领。我便让爷爷独立操作。毕竟是第一次上网 ,爷爷的动作显得有点不协调,鼠标怎么也不听使唤,有时手一抖,看新闻变成看广告了,双击呢,就更不协调了。我对爷爷说:“爷爷,你每天坚持上一会儿网。只要坚持不懈,你很快会学会的。”爷爷听了,连连点头。

爷爷每天都坚持练上几遍,没几天便能熟练地上网看新闻了。

奶奶呢,对爷爷的举动当然是举双手赞成,常常站在一旁看着爷爷操作。看着他们老两口乐呵呵的样子,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!

91作文网【通用4篇】四

天蒙蒙亮,乡间冷冽的空气,冻得他缩了缩脖子,他紧了紧身上的破外套,将沉重的渔网从左手换到右手,缓慢地向大河边走去。

撒网,布饵,他熟练地干完这一切,喘着粗气,倚在河边的树旁,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皱巴巴的香烟,“哧”,打火机的光亮让他感到一丝温暖,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烟。轻轻地抚摸着打火机,这还是一年前王老板送的,表层镀金,造型也相当考究,他当时就特别喜欢,即使在慌不择路出逃时,也没有忘记带在身边。

时过境迁,往事不堪回首。他苦笑了一声,蓦地看见鱼网突然颤动了一下,几条小鱼在网中跳来跳去,泛起银白色的光芒。他又吸了一口烟,继续着等待。天渐渐亮了,几个赶早的妇女来到河边洗衣服。圆木一下下击打衣服的声音让他感到很安心。“大哥,今天捕到几条大鱼啊?”张家三婶子问道,“就几条小草鱼,不着急,我这网大着呢。”他懒懒地搭讪着。那边,王二嫂用胳膊肘碰碰张三婶,说道:“他婶,你有没有听说昨天城里来了几个警察样的人,在俺们村找人呢,说我们村附近可能藏了一个大逃犯,哎呀,我的妈啊,要真是的,可吓死我了。”他心里一惊,竖起耳朵,香烟的火星在他白皙的手指上烫出了一个小黑点。王二嫂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据说是个贪污犯,他们还拿了个照片问我认不认识呢,你晓得的,我眼神不好,那照片模模糊糊的,也看不清楚。”他松了口气,猛地紧吸完手中的香烟,便开始收网,网中几条鱼奋力地挣扎着,试图从网眼中钻出去,“没用的。”他冷冷地想,网眼这么小,逃不掉的。

他提着鱼网从小路急急地向村庄深处的草屋走去,心里又烦又乱,怎么办?往哪儿逃,他感到有点绝望了。渔网沉沉的勒得他手心生疼。

远远地就看见他的草屋,立在密林之中,像一座坟墓,“不对,今天怎么这么安静。”他心里有些发慌。离屋子还有十几米,他越发感到一种巨大的危险向他压来,心口似有猫爪挠抓,他干脆扔掉手中的渔网,还没有跑上三两步,就瞥见周围几个矫健的身影围堵上来,不一会儿,他被死死地按倒在地,“邓市长,我们找你好久了,今天终于落入法网了。”他绝望地垂下头,看见路边渔网里那几条鱼,此刻翻着白眼,几近垂死,在网的笼罩下动弹不得,他苦笑了一声,像看见自己就是其中的一条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逃不到的。